​华为新禁令或给芯片产业带来巨大冲击

日期: 2020-08-19
浏览次数: 122
美国再度加紧对中国电讯巨头华为“封杀”行动。美国商务部公布修订版禁令,将38家华为子公司列入“实体清单”,针对第三方供应商堵漏补缺,力求严控华为获取任何美国技术的渠道。


华盛顿方面的禁令立即招致中国外交部严辞谴责。迄今为止,华为方面尚未置评。而美国对华为的全方位拦截防堵折射了正处于数十年来最低谷的美中关系。

华为是全球最大的电信设备供应商,也是中国最大的智能手机制造商,在世界170多个国家和地区建了1500多个网络,世界500强企业中有228家使用华为的服务,最终用户超过30亿人。

公司2020年3月底公布的财报显示,2019年包括消费者业务、运营商业务和企业业务在内的华为三大主营业务比以往更加依赖中国市场的增长。

堵漏防缺

当地时间周一(8月17日),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IS)发布华为禁令的修订版,在“实体清单”上新添了21个国家的38家华为子公司,包括华为云、华为OpenLab在国内外的子公司,以及华为收购的以色列IT公司Toga Networks和华为技术在英国的研发公司。

扩充后的实体清单上总共有152家华为关联公司。

美国商务部此举使得5月宣布的限制措施范围扩大,旨在阻止华为在未经特别许可的情况下获得半导体,包括由外国公司以美国软件或技术开发或生产的芯片。

新版禁令增加了若干细则。比如,基于美国软件和技术的产品不能用以制造或开发实体名单上任何华为子公司所生产、购买或订购的零部件、组件或设备。

另外,美国还发布了新的许可证规定,收紧了对实体清单中的华为方面作为买方、中间收货人、最终收货人或最终用户参与相关交易的限制。

此类交易必须获得美国商务部许可。

目前不清楚多少公司为此前签订的订单申请了许可, 或者为将来的交易申请许可。

芯片为王

美国通过“实体清单”切断华为购买美国芯片等关键组件,清单于8月14日生效;根据今年5月升级的禁令,从9月14日起,包括台积电在内的外国厂商将不能继续替华为代工生产芯片。

针对封杀,华为采取的一种迂回策略是增加采购第三方厂商生产的芯片。

最新修订版的禁令堵住了这条路。

没有美国商务部的许可证,不得参与任何跟华为有关的芯片交易,无论华为或其子公司在交易链上处于什么位置。

美国半导体工业协会表示:“这些对商业芯片销售的广泛限制将给美国半导体行业带来重大破坏。对于政府突然改变先前的立场,即支持在实现既定的国家安全目标的同时限制对美国公司的伤害,我们感到惊讶和担忧。”

“现代海盗”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周二(18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中方坚决反对美方蓄意抹黑和打压华为等中国企业”。

他称美国此举“彻底戳破了美方一贯标榜的市场经济和公平竞争原则的遮羞布,违反国际贸易规则”,“证明美方的虚伪和霸道”。

中国敦促美国“立即纠正错误,中国政府将继续采取必要措施维护中国企业正当合法权益”。

《人民日报》文章说,“美国是地球上最大的名副其实的黑客帝国”。

中国中央电视台央视网称美国“泛化国家安全概念,滥用国家力量”,是“赤裸裸的霸权行径”。

中国社交媒体上还出现“现代海盗”字样,指美国对中国高科技企业封杀和严禁与海盗行径无异。

直接冲击

行业观察员指出,美国商务部此举目的明确,就是要切断华为的芯片供应,估计对芯片产业及相关行业冲击巨大。

美国对供应商施加压力,使得华为的海思(HiSilicon)芯片研发部门无法继续生产手机核心部件 - 芯片组。华为已经宣布麒麟芯片由于这个原因将于9月份停产。

如果通过采购获得芯片是华为的B计划,那么美国商务部收紧钳制,意味着这个计划很可能也得放弃。

路透社引述总部在上海的咨询公司芯谋研究(ICWise)首席分析师顾文军说:“冲击巨大。这就是打碎了华为通过外部购买而不是依靠海思来获得芯片的计划。”

芯片行业人士预计,对于亚太地区的芯片供应商来说,美国最新禁令可能使它们的业务受到重挫,因为目前主要的芯片设计软件和芯片蚀刻工具都是美国的, 包括大部分芯片供应商使用的EDA工具和设备。

这些供应商里不乏全球知名企业,包括韩国三星电子、SK海力士、日本索尼图像传感器制造公司、台湾芯片组厂商联发科技。

路透社引述一位不具名业内消息人士说,亚洲科技供应商管理层正在评估美国的最新限令对本公司会造成的冲击。

美国芯片行业巨头如高通(QCOM.O)和英特尔(INTC.O),以及亚洲和欧洲其他较小的芯片制造商,也可能受到美国最新限制措施的影响。

具体操作

目前不清楚有多少主要供应商持有合规所需的美国商务部发放的许可证,或者需要申请新的许可证,也不清楚是否能够获准授予此类许可证。

总部在纽约的政治风险顾问公司欧亚集团在一份通讯中指出,关于新遏制措施如何贯彻实施,具体操作细节,目前还有许多疑问。

比如,美国商务部准备通过怎样的方式获得、确认某一笔交易是否代表华为,或者商务部黑名单上的其它相关企业的信息,现在并不清楚。

欧亚的分析师指出,为了确保不违反新规,半导体供应商可能必须事先明确自家产品的最终用户,这样才能避免在没有许可证的情况下跟华为及其子公司有关的任何交易有染,不管后者以什么身份出现:买方、中间收货人、最终收货人,或最终用户。

不过,路透社报道指出,美国商务部对华为实体还有一类有限的永久授权,以便得以继续进行“对维持现有网络及设施的完整性和可靠性至关重要的安全研究”。

手机是华为业务支柱之一。华为还是全球电信基础设施主要供应商。

此前,包括任正非在内的多位华为高管都曾公开表示,华为在5G方面比同行至少领先12个月到18个月,是全球最大的5G厂商。

华为董事长梁华数月前曾在半年财报中证实,企业业务中的智能计算和服务器业务受到美国“实体清单”限制的影响,但主要局限在智能计算业务,而“无线网络、光传输、数据通信、IT等生产发货量都在增长”。

不过,美国积极寻求全球各国在5G网络建设中排除华为的努力,迄今为止已经得到英国、澳大利亚等“五眼联盟”成员国的呼应。


来源:半导体行业观察

关闭窗口】【打印
分享到: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 contact us
北京市石景山区鲁谷路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
010-68668488
86 0755-2788 8009
icipa@ccwre.com.cn
该平台是面向全球、服务全国的,产业化、国际化综合性知识产权创新平台,采用五横两纵架构,不仅实现了对科技资源的有效整合,而且为创新服务业务应用系统提供了安全稳定运行的平台,通过基础设施、数据资源库、应用支撑、安全保障和综合管理五个层面,支撑信息资源共享服务子平台、产业创新大数据服务子平台、现代知识产权综合管理子平台、知识产权运营与金融服务子平台、知识产权托管子平台等五大子平台10多个系统的运行,并依托统一门户网站为用户提供“一站式”服务。
Copyright ©2017 - 2018 福建集成电路知识产权创新平台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